贺宛男:暴力抗法:深大通如何走到这一步

时间:2019年05月25日 07:55:54 中财网
  毫无疑问,本周的“明星股”非深大通莫属。

  又是暴力抗法致证监会稽查人员被殴打住院,又是深交所连夜发文谴责,又是股价一字板跌停……
  我们要问的是,胆大妄为的深大通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?

  深大通于1994年上市,是深交所最早上市的公司之一。上市近25年来四次卖壳易主,“壳主”从外资(香港某公司)到央企(蓝星集团)到多家民企;主业频繁变换,讲故事追热点玩套路习以为常。

  就拿近三年来说。2016年,公司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,以27.5亿元的高溢价,完成收购两家广告公司冉十科技和视科传媒各100%股权。其中冉十科技仅3926万元净资产,竟作价10.55亿元;视科传媒2.24亿元净资产,作价17亿元。两家标的公司承诺四年(2015-2018)净利润合计分别不低于4.03亿元、7.05亿元,结果不但“竹篮打水一场空”,反而导致2018年巨亏23.50亿元,其中两标的公司计提商誉减值高达21.2亿元。

  我们看到,以不到4000万净资产卖出10.55亿元高价的曹林芳(公司第五大股东)等人,又是减持套现3个多亿,又是大比例质押(2600多万股质押2300多万股),公司称曾多次要求按原承诺补偿,后者竟“使用包括但不限于人身安全等各种威逼恐吓——援引自公司公告”。以至于今年5月13日宣布冻结曹林芳等人的股份。而实际上,人家早就拿着大把大把的钱“长期滞留国外”了。

  我们看到,明明4月14日已公告2018年巨亏23.5亿元,可紧接着,公司多次发布涉足工业大麻消息:4月18日,宣布与北京天益新麻共同成立大通-新麻有限合伙企业,规模10亿元。5月9日又公告,收购云南浩南生物,后者拥有《晋宁县公安局申请大麻花叶加工的批复》;等等。以至于引发股价上涨后让曹林芳等人继续减持套现。

  而实际上,北京天益新麻今年3月13日才成立,注册资本不过1000万元。

  所有这些,全都是炒作。我们看到,卖了17亿高价的视科传媒原控制人夏东明(持股7.41%、公司第四大股东),因涉嫌P2P非法集资被抓。有媒体披露,夏东明今年1月已被杭州警方刑事关押,可深大通直至今年4月30日公布年报时才捎带一句予以披露。

  像深大通这样上市二十余年,基本不做好事、不作贡献,反而在市场留下劣迹斑斑的公司不是一家两家。例如,2012年16家暂停上市公司,居然全部“恢复上市”,其中就有深大通。它们中,有的“死缓”停牌达7年(*ST恒立、1996年上市)和6年之久(*ST大通)。有的如*ST北生(1997年上市)摇身一变为ST慧球,被大骗子鲜言所控制。有的如*ST金城(1998年上市)变身为神雾系的*ST节能,敲骨吸髓后再一次被暂停上市。当然还有如*ST聚友(1997年上市),摇身一变为*ST华泽,终究还是摘牌了……
  相信所有这一切,投资者都看在眼里,痛在心里。可是除了“立案”“谴责”,或者顶格罚款60万,A股市场还能做些什么?如果能早些驱逐这些“害人虫”,投资者还会一而再再而三地被蒙骗、被引诱吗?如果能早些清除这些污泥浊水,我们的股市会经常出现垃圾股飞上天的局面吗?如果能早些给这些违法诈骗者以严惩,会出现今天如深大通那样公然暴力抗法的事件吗?

  .金.融.投.资.报
各版头条
pop up description layer